1传118,吉林养生馆里的超级传播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1传118,吉林养生馆里的超级传播

  来源:三联生活周刊

  记者|孙一丹 黄子懿

  河北、黑龙江疫情尚未平复之际,北方又一省份疫情暴发。截至1月18日,吉林省近日疫情累计报告确诊病例40例,无症状感染者90例,涉及长春市、通化市、松原市等三地市。

  通报表示,结合流行病学调查和病毒全基因组测序分析,吉林省本次疫情传播链条清晰,为黑龙江省望奎县无症状感染者输入后引发本地传播。130例感染者中,有9例为黑龙江输入,121例为本地续发感染。其中,118例为同一输入病例传播。

  1传118,超级传播者再一次进入人们的视线。据通报,该超级传播者为林某, 45岁,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人,从事个体营销职业,曾多次往返于黑吉两省,从事养生培训等营销活动。1月6日至11日,他在公主岭市、通化市开展4次针对中老年人的养生培训,导致多名“学员”被感染。

  出席这些活动的,绝大多数是当地的中老年人。被感染者中,平均年龄63岁,最大者87岁。养生馆平日以售卖保健品为主,靠着送鸡蛋面条等吸引周边退休老人,也扮演着老年群体社交中心的功能,常有聚集性活动。这造成了常态化疫情防控之下的一条超级传播链条。

  超级传播者从何来?

  超级传播者林某,是乘坐那列K350号列车进入吉林的。 

  黑龙江疫情暴发后,1月5日从佳木斯出发的K350列车很快进入大众视野。这趟列车被查出有5例无症状感染者,其中2人为一对夫妇,2020年12月29日在黑龙江省内坐火车时被当地早发病例传染,后又在1月5日乘K350列车从绥化前往长春。

  K350列车始发站为佳木斯、终点为北京,横穿大半个东北地区,全程27小时32分钟,共20个停靠站,途经哈尔滨、长春、沈阳、唐山、天津等城市,跨越1915公里,所涉地域极广。按照惯例,列车每天9:28从佳木斯站发车,次日13:00到达北京站。

  1月5日上午11点多,45岁的黑龙江人林某从南岔站上车,座位在11车13号,距他不远的11车27号和28号座,是一对从绥化市望奎县去长春的中年夫妻。林某和这对夫妇在车厢待了一个半小时,很有可能在此时被感染了。当天,他没去长春,在哈尔滨西站下车。

  两天后,他在黑龙江双城堡站乘坐Z174次列车南下,目的地长春。这趟车终点上海,运行24小时,横跨大半个中国,所涉范围更广。好在他只坐了一站,就在14点多到达长春。到站后,他马不停蹄奔赴车站附近的客运站,在15点多乘客车赶往公主岭市范家屯镇。下车之后,他在范家屯镇上的艾尚瀚邦养生馆做讲课培训,主要针对当地的中老年人,售卖保健品。

  1月8日上午11时,林某讲完课后坐车回到长春,在长春又坐K1383次火车返回了黑龙江双城堡。1月9日,他再次上路,从哈尔滨西站出发,乘D124次动车到达长春,然后赶地铁去当地客运站,于12时35分乘车前往通化市。随后的两天里,林某在通化市的源升品质生活坊再次进行培训授课。

2021年1月17日,长春市民深夜排队进行核酸检测(图|人民视觉)
2021年1月17日,长春市民深夜排队进行核酸检测(图|人民视觉)

  林某频繁往返黑吉林两省培训授课之际,黑龙江省疫情暴发。1月5日的K350列车所经之地,都发布了诸如《急寻!1月5日乘坐K350次列车的旅客和乘务人员》的告示。1月12日,吉林省通化市通过黑龙江发出的密切接触者信息立即追踪到林某,并对其进行筛查,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,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。

  不过,随之而来的更多追踪与筛查结果,超出了人们的预估。1月13日,吉林通报林某的病例,同时检测发现4例与其关联的无症状感染者。此后的4天内,病例数量呈现,从4例到19例、81例、102例,超级传播的链条越来越长,关联病例不断增多。截至1月18日,已有119例续发感染者。

  养生馆谜团:聚集性暴发点

  林某讲课的两家养生馆,成为此次疫情暴发的关键。流调显示,1月6日至11日,他在公主岭市、通化市开展4次针对中老年人的养生培训,直接导致74名“学员”被感染,一共造成119例续发病例。

  林某最先是在公主岭市范家屯镇的艾尚瀚邦养生馆讲课。这是当地富望居小区的一个底商,红色的牌匾右下方标明着“范家屯分店”。据本刊记者了解,该店曾是沈阳同名店铺的合作店铺,沈阳总部客服人员表示,该公司已与范家屯店铺终止合作,不再归总公司管辖,具体情况并不清楚。

  疫情暴发后两家养生馆均被关停,周围店铺也陆续歇业。有当地人表示,这类养生店平时主要是针对中老年人,经常举办培训活动,为了吸引中老年顾客,会在培训听课结束后给所有参会者送鸡蛋、面粉等。

图|人民视觉
图|人民视觉

  艾尚瀚邦养生馆附近的商铺证实了上述说法。一家距它50米的餐饮店店主王先生告诉本刊记者,养生馆本来开在道北,是马路对面的一座小平房,主要业务为养生泡脚。他经常看到里面的人出来倒垃圾,塑料袋是红色的,“听说是养生治病的东西”。那时候,该店顾客稀少,“泡脚的时候没多少人”。

  2020年春天之后,该养生馆搬到现在的小区一层,人流旺了起来。王先生开始见到,有老人经常进出该馆,一人手里拿着几个鸡蛋。事发时讲课那几天,王先生曾看到多位老人出入,有约三四十人。这些老人普遍年龄偏大,六七十岁居多。

  在第二家培训授课的通化源升品质生活坊,一家相邻餐饮店老板也对本刊介绍,该生活坊位于小区内部,偶尔能遇见老人进出,有时拿着鸡蛋。在网上广为流传的照片里,该店铺有一副绿色牌子,大门两侧被恶搞画上了一幅对联:“听课领鸡蛋,临走送新冠。”

  林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自己原本无业,近期转做亚麻籽油业务。两次前往吉林讲课是因受养生馆老板之邀,“去讲讲亚麻籽油和豆油的区别”。老板给他提成,卖出一瓶亚麻籽油,会提成几元钱,但讲课后的销售情况并不好。“人都是他们召集的,送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类似的养生馆,在东北三省十分普遍。在百度地图上,公主岭市就有56个会馆,通化市有85个,在疫情发生后都被责令停业。从地图上看,两家养生馆均位于城镇核心地段,通常开在住宅小区内外,周围有多家餐馆和商铺。流调信息显示,关联病例多是周边小区居住的中老年人,步行来往参加活动。

2021年1月18日,吉林长春,市民在核酸检测点进行核酸检测(图|人民视觉)
2021年1月18日,吉林长春,市民在核酸检测点进行核酸检测(图|人民视觉)

  从养生馆中蔓延的超级传播疫情,不仅波及到通化和公主岭,也影响到吉林北部的松原市。养生馆中暴发的疫情,正在吉林多点开花。

  流调信息显示,一名松原市的31岁男子王某,曾于1月7日将林某从客运站接至艾尚瀚邦养生馆办班培训,作为密切接触者后经排查为无症状感染者。本刊记者调查了解到,王某是吉林省松原市宁江区松贺养生馆的讲师,曾于12日在当地讲课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松贺养生馆位于松原市某大型小区外,经营范围包括养生保健服务、保健食品、净水器销售、床垫和床上用品等。王某所在的小区有多家养生馆,李桂芬平日常去其中三家。这片小区在当地被称为“三百栋”,有养生馆20多家。她说,若非2019年当地经历过一场市场整顿,数量会比现在要更多。

  李桂芳告诉本刊,养生馆里售卖的产品繁杂,有净水器、理疗被等,而更多的是保健食品。养生馆内每天都有课,卖什么产品,就上什么课,有时从外面请讲师,有时候就是服务员、店主等人讲。店里一些服务员是从农村招来的,经常上台也不知道讲什么,“脸憋得通红”。

  只要买东西消费,即可成为养生馆会员。会员能每日来上课、领礼品,有的店当天上课即可领礼物。李桂芳有时听40分钟课,能拿二斤面,或几个鸡蛋。每人参会时间固定,不能串场,防止有人多领。讲课教室一般就在馆内,能容纳三四十人。每馆每天有三节课,因不能重复参加,所以一天能有100余人流动。

  养生馆扮演着老年群体社交中心的功能,人与人之间互动活动多,来得都是同龄的退休老人和邻居,能彼此陪伴。40分钟课,20分钟讲课,20分钟活动,大家唱唱歌、猜猜谜语、做做操,“有人跟你唠嗑,那感觉差不少。”课下,养生馆也常组织活动,李桂芳和其他会员去探访过敬老院,养生馆的工作人员也常和老人会员保持联系,逢年过节送礼看望,有时也去家里帮忙。李桂芳说,“感觉这些小孩就像自己的孩子”,都叫他们“老爹、老妈”。

  李桂芳常在养生馆买东西,一年有7000元预算。她总结了自己的购买经验,首先要看产品的产地,是否有“小蓝帽”,即国家批准的保健食品标志。其次,要看是否有治愈实例,最后再结合预算。

  偶尔,李桂芳也会超支。有一次,养生馆推销售卖“托马铃被”,宣传对心脑血管有益,她就花了18000元给在长春工作的女儿买了一床。因为女儿夏天下班回家总说累,李桂芳听说这被子能消除疲劳。购买的现场,她亲眼看到一位同龄的老人拿着10万块存折买了5套,送给女儿、儿子和孙辈。

  虽然家人朋友一直劝她,说这是骗人的,但20年来,李桂芳风雨无阻,如今一天要去三次养生馆。不过她去医院看病时,仍不敢跟医生提及吃过养生馆的保健食品。她表示身边的老人都是这样,“不想跟医生解释,他们不可能相信的。”

  疫情之下,东北的养生馆全部关停。常被外界说被洗脑忽悠的老人养生群体,来到了风口浪尖。李桂芳在目前松原公布的隔离名单中,看到了以前常一起去养生馆的退休邻居和朋友。寒冷的一月,路上寒风强劲,李桂芳不能出去,在家憋得慌。她就盼着疫情过去,可以再和朋友团聚。

  对于疫情涉及的养生馆是否存在违规违法行为,目前尚未确定。17日的吉林省疫情发布会上,吉林省市场监督管理厅相关负责人回应,对两地养生馆组织培训授课活动,要考虑其在操作中和销售过程中是否存在着违法违规的行为,相关部门已就此开展调查。

  (文中李桂芳为化名)




   

点击进入专题:

聚焦吉林新冠疫情

责任编辑:刘光博

来源:新浪网